專業清收各種欠款,10年行業經驗,不成功不收費

站點公告 首頁> 站點公告

一句“對不起”討回一筆巨款

分享到:
更新時間:2016年04月05日17:28:33 打印此頁 關閉
摘要: 要債不是容易事兒,容易就不需要我們了。可是即使像我們這樣所謂的專業人士,也會遇到棘手的問題,也有不知所措的時候。我應該算是討債這個行業里有點天賦的人,幾次業務以后就可以單兵作戰,然后慢慢地形成自己的小團隊、小圈子。凡事都要與時俱進,為了配合現代文明社會的要求,我們這種以前只會做粗活賺錢的人如今也開始學會使用文縐縐的文明用語,進行文明討債了。 ...
要債不是容易事兒,容易就不需要我們了。可是即使像我們這樣所謂的專業人士,也會遇到棘手的問題,也有不知所措的時候。我應該算是討債這個行業里有點天賦的人,幾次業務以后就可以單兵作戰,然后慢慢地形成自己的小團隊、小圈子。凡事都要與時俱進,為了配合現代文明社會的要求,我們這種以前只會做粗活賺錢的人如今也開始學會使用文縐縐的文明用語,進行文明討債了。
 
任何人只要他還能吃喝拉撒,哪怕他是大街上流浪的乞丐,也都是有臉面和尊嚴的。人其實都是兩面性思維的動物。因為我的職業的關系,我經歷了很多別人沒有經歷的事情,所以更了解這句話的深刻含義: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形形色色的人組成若干圈子,你或許在這個圈子里春風得意,但在那個圈子里可能就四處碰壁了。所以千萬別有點成績就翹尾巴,高人處處有,先死的都是尾巴翹得高的,因為翹得高了好找。
 
我就有這樣一次失敗的討債經歷,它像一瓢冷水狠狠地潑向了春風得意的我,讓我知道了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當時,我接到外地同行轉來的這樣一筆業務:多年前,一家國有企業與新疆地級市的一家小型加工企業建立了長期合作關系,可是后來因為經營不善等諸多原因,這家企業破產整改,以前遺留的債務委托給當地一家律師事務所清欠;而新疆這家企業現在也改制為股份制企業了,其一把手是一個女人——一位堅強勇敢的女戰士。
 
這筆債務的產生與當年的經濟環境有關系,為了開拓市場、增加業務量,企業都會選擇以貨到付款的方式進行交易。在一次交易中,國企給新疆加工廠的貨物中有一部分出現了質量問題,因此加工廠以此為由扣押了一大部分貨款,遲遲不交付。雖然國企幾次派維修人員到新疆處理問題,但都處理得不利索,每次都遺留了那么幾個小問題沒有解決,所以新疆加工廠就繼續拖延不付錢。就這么拖啊拖的,一直到雙方單位改制的改制,換人的換人,國企疲于應付內憂外患,幾年都沒有催收欠款,而新疆加工廠也一相情愿地以為對方單位幾經易主,這筆錢已經不需要還了。
 
加工廠距離烏魯木齊只有兩個小時的車程,當年的小作坊現在已經煥然一新,門衛驗證我們的身份后,把我們引入了該廠的會議室。會議室大概有一百多平方米,地面上鋪著淡黃色紋路復雜的大理石地板,墻壁的兩側被淡青色瓷磚包裹,正面貼著“質量是生命,客戶是上帝”。會議室里擺著棕紅色的桌子和椅子,窗臺的兩邊擺滿了花,一切都讓人很舒服。
 
該廠一位負責生產的科長接待了我們,在聽我們說明來意后,這位科長微笑且客氣地將當年這件事情的因果重復了一遍,主要用意就是數落對方的種種不是,說欠款的主要原因不在自己而在對方。最后,他對我們說:“領導知道這件事,該怎么處理必須由現在的領導決定。”既然你不做主,你說這些逗我玩嗎?我心里想。我有點惱怒地問他領導去了哪里,得到的答復是參加市里的人大代表會議去了,具體返回時間不詳。
 
這種明顯的敷衍態度讓我們更加惱火,同去的一哥們兒發飆了,大聲說:“你少說這些廢話,我們就是為了拿錢,快和你們領導聯系,不然我們就去會場打標語,說你們耍賴皮,欠錢不還。”聽到這話,科長微笑的臉有點垮了,說話也有點結巴了。我們說到了他們的弱點,那是他們最害怕的事情。這年頭大家活著,信譽和名聲比什么都重要,企業更是這樣,沒有信譽,沒有名聲,誰和你玩啊!科長很快就拿出電話走到離我們幾米遠的窗臺前打電話,簡單幾句話后他點了點頭,隨后將電話遞給我。我接過電話,就聽到一位女士在電話那頭用清脆、甜美的聲音簡單明了地告訴我,她在開會,現在沒時間見我們,但問題出現必須解決,讓我們明天再來。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一行四人浩浩蕩蕩地來到了這位女領導的辦公室,她果然在辦公室等我們。我不敢隨意猜測她的年齡,她長得并不漂亮,但是裝扮大方入時,總體給人的感覺很不錯,特別是她作為欠錢人見到我們來收賬而表現出的內在的淡定,那神態分明在告訴我們她是真正做事業的人。看到坐在辦公桌前面的我們,她喝了一口水,慢條斯理地說:“從理論上說,我們都是文明人,講道理的人,但是今天我們要打破理論的局限。”在接下來的四十分鐘時間里,我們系統地接受了一場道德素質教育,她首先從昨天的事講起,說如果我們去會場鬧事,受害的不是她本人,而是我們會以擾亂人大會議的罪名被抓走。這還是小事,但可能因此留了案底,導致我們以后無法立足、謀生,甚至連累家人、拖累朋友。
 
然后她還逐個評論我們的道德品質,旁征博引地從秦朝替人出頭的酒囊飯袋荊軻,提到現在靠無敵厚臉皮出位的鳳姐,跨度之大讓我們只有干聽的份兒。我們幾次想打斷她的話,試圖扭轉局面,均以失敗告終。終于這位“女戰士”停嘴了,換我們回擊了,可是在她滔滔不絕如演講一般的長篇大論后,在她邏輯緊密的人生觀、社會觀的“教育”下,我們頓時不知道從何說起,而我們所說的一切都是那么蒼白無力,甚至忘了我們手里還有欠條,我們是專業的討債人,這讓我們非常尷尬。幸好這個時候她的電話響了,她走到一邊去接電話。趁此空當,我給其他三個兄弟使了個眼色,于是我們一起到門口商量,最后決定采取車輪戰術——一個一個地進去說,要她簽字還錢。
 
誰知,她不但洞察了我們的意圖,還看穿了我們的戰術,她閑閑地翻看桌子上的資料,順手端起茶杯有一口沒一口地啜著茶,氣定神閑地對付我們的車輪戰,全然不當我們是盤菜。面對這樣的人,我們一句惡毒的話或者恐嚇的話都說不出來。我從前為之自豪的討債三板斧——先嚇唬,后講道理,再一團和氣地終了——現在根本使不上。以前我用一次成功一次,現在竟然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逼得我無路可走、灰心喪氣。此時此刻我才了解什么是度日如年,我甚至比廠里的工人都熱切地盼望趕緊下班。好不容易挨到了他們下班的時間,我們也客氣地與“女戰士”告別,灰溜溜地回賓館去了。
 
回到賓館后,我們幾個人湊到一起分析了此次失敗的原因。我們之所以這么被動,有三點原因:一者,我們只知己不知彼,沒有提前了解全面的信息,對“女戰士”估計不足,想得簡單了;二者,我們盲目自信,以為有了兩年的討債經驗就可以所向披靡了,特別是對待女人,經驗不足;三者,盡管我們裝扮得流里流氣,也自信演技出神入化,但我們畢竟不是黑社會,我們也會有害怕的人。
 
所以,我們中間有兩個人居然打起了退堂鼓,提出回烏魯木齊,不想在這個事上耗太多時間,這個單子不成可以去做別的。只有我心有不甘,錢沒拿到,還被個女人教育半天,連插嘴的機會都沒有,我們接受了她這么多道德教育,她再怎么也應該給點“安慰獎”吧。于是下午我又一個人去了一次加工廠。走在路上,我腦海中破天荒地有了這樣一個念頭:給她道歉。到她辦公室時,發現里面有很多人,見我進去她也就是瞥了我一眼,沒吭聲,轉臉繼續跟其他人說話。
 
終于,她停頓了一下,于是,我抓住空當,走到她跟前,很誠懇地說:“大姐,我們年輕不懂事,對不起了,您別生氣。”她回過頭認真地看了我幾秒說:“你先坐沙發上等一會兒,我先跟他們說點事兒。”于是,我走到沙發邊上,找了一個角落安靜地坐了下來。過了大概十五分鐘,房間里的人陸續走了,就剩下我一個人,她開始對我說:“小伙子,你們的敬業精神我很欣賞,但你們前面要賬的方法我實在不敢恭維,不過看在你認錯的態度不錯,也很真誠,就不為難你們了,把你們的委托書和發貨單子拿過來,我現在就打電話叫律師和財務來處理你們的事。”隨后又補了一句,“如果今天下午你不來,這個事就徹底完了,以后也不會解決的。”
 
這是我第一次被人滅了威風還收回來的賬,讓我明白以后做事不能想當然,要知己知彼,不能打沒有把握的仗,而且也明白了文化對于我們這個行業的重要性。
p3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金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