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清收各種欠款,10年行業經驗,不成功不收費

站點公告 首頁> 站點公告

感情債也有辦法討

分享到:
更新時間:2016年04月05日17:27:52 打印此頁 關閉
摘要: 中國是禮儀之邦,儒家思想影響了中國人數千年,“仁義禮智信”深入人心,多數老百姓都是善良淳樸的。   我們這個行業,雖然說不上違法,但至少法律上是不支持的。討債過程以及結果都會牽扯到大量的現金,所以我們與雇主的合作及協議的達成,全靠一個“信”字來維持。說直白一點,如果中途有誰不認賬了,想打官司都沒地兒打去。所以,我的很多...
中國是禮儀之邦,儒家思想影響了中國人數千年,“仁義禮智信”深入人心,多數老百姓都是善良淳樸的。
 
我們這個行業,雖然說不上違法,但至少法律上是不支持的。討債過程以及結果都會牽扯到大量的現金,所以我們與雇主的合作及協議的達成,全靠一個“信”字來維持。說直白一點,如果中途有誰不認賬了,想打官司都沒地兒打去。所以,我的很多業務都是經朋友和客戶口碑相傳才接到的。
 
我記得有一次接到一筆夾雜了感情債和物質債的業務,很值得我們認真思考一番。欠債人和債主本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一對戀人。他們之間的故事也是又老又俗的版本:男人在女人默默無聞的支持下生意風生水起,女人為這個男人耗盡了青春年華之后,在家鄉等來了一份離婚協議以及法院傳票。
 
這女人從浙江給我郵寄來欠條的原件以及當年熱戀中的男人寫給她的情書。你還別說,這個男人算是天生的情種。情書內容我隱約記得幾句,說給大伙兒聽聽:“假如你是星星,那我就是月亮;假如你是歪脖子樹,那我就是樹上的鳥;假如你是狗尾巴草,那我就是花尾巴狗……”欠條就更逗樂了,有兩份,一份是三萬元人民幣的現金欠條;另一份欠條我看完以后忍不住哈哈大笑,內容是這樣的:如果A以后做了對不起B的事,包括移情別戀等這樣的事,A將割下自己的生殖器官,作為過錯賠償。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此刻就在這份欠條上表現了出來。
 
我在電話里向這個女人詳細問了一下情況,才知道那個三萬元現金欠條的來由。話說當年這個男人是個窮困潦倒的落魄小子,但女人卻相當欣賞這個男人。男人看中了一個項目,需要三萬元的啟動資金,可惜囊中羞澀,又沒有人愿意慷慨解囊,助他渡過難關。情急之下,女人想出一個辦法,當著自己父母的面讓這男人給她打了個欠條,然后從父母手里拿過三萬元現金交給了男人。于是第一張欠條就這樣產生了。第二張欠條是在他們一起奮斗的時候寫下的。
 
這個男人不負眾望,用這三萬元的資金把生意做了起來,還越做越大,越做越紅火。對于男人來說,這個女人也算是半個伯樂;不過,對于女人來說,“馬”是相中了,可惜騎了一半,“馬”就跑了。這女人很坦誠地告訴我,其實男人早就把三萬元現金還給自己的父母了,但因為想著是一家人,所以條子一直放在父母家沒要回去。可現在不是一家人了,雖然自己離婚后財產拿了不少,但就是咽不下這口氣,心里覺得委屈,希望這個“陳世美”付出代價,所以就將兩張欠條都拿過來了。
 
委托人給了我們這個男人的地址。于是,我帶著另外三個朋友到了這個男人的公司——鐵路局附近的一棟寫字樓。第一次去,發現人不在,撲了個空;第二次去折騰了半天,還是沒有見到人,又以撲空告終。不過,話說回來,我們幾個看起來實在都不像好人,一個個面目猙獰,說話粗聲粗氣像吵架,給那寫字樓里的人沒有留下什么好印象。別人見著我們就怕,老遠就繞行。我們第三次去的時候,或許是怕影響不好,或許是怕了我們,又或許被我們的“執著”打動了,一個保安告訴了我們實情:“他們隔壁公司的人在你們第一次來以后就把你們找他的事告訴了他,所以在你們第二次來的時候人家就已經搬走了!其實,你們第一次來的時候,如果能再多等一會兒就能見到他了。”機會就這樣從我們手里流失了,真是可恨!
 
幾次撲空后,我打電話給委托人,把這幾次撲空的情況告訴了她。委托人說:“不著急,我們再等等看。”等就等吧,我也沒太惦記這事。突然有一天,我接到了那個女人的電話。估摸著她是受了什么刺激,那個女人是這樣跟我說的:“小黑兄弟,三萬塊錢你們去要,要回來錢全部是你們的,我就要出這口氣。”然后哭訴當年如何盡心盡力地幫助這個男人,如何一心一意地持家過日子,而這個欠錢的男人有錢以后是如何忘恩負義,如何拋棄自己,就這樣哭哭啼啼地說了一個多小時才掛了電話。
 
俗話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就沖這三萬元人民幣,我還得再去“討”一次。于是,我們又去了那個寫字樓,找到上次告訴我們實情的保安。寒暄之后,我們對他說明了來意,保安看起來憨憨的,是個正直的人,聽說了事情的原委氣憤不已,于是給我們透露了一個信息:“那個人還會來的,好像有個什么押金還沒有拿走。”聽到這句話,我對一起來的朋友使了個眼色,他立刻明白了,一路小跑著離開。一會兒,朋友帶著兩條“雪蓮王”來了,扔給了保安。那個保安滿面通紅,覺得很不好意思,嘴里說著:“這多不好意思,幫個小忙而已,再說了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啊!”來回推脫幾次以后,保安收下了兩條香煙。于是,我給憨憨的保安留下了一個電話號碼,并且再三囑咐他如果那個欠錢的男人回來,一定要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保安答應了。
 
過了十來天,我們終于接到了保安的電話,說那個欠錢的男人來了,估計就待半個小時。我立馬找了兩個人,打車飛速地趕到寫字樓,在樓下等那個欠錢的男人出來。等了大概十五分鐘,那個男人出來了,我們仨立刻圍上去問他:“是××嗎?”在得到肯定答案以后,我從兜里掏出那個關于生殖器官的欠條給他看,說實話,我這樣挺損的,不過為了逼對方現出原形,我也顧不了什么了。我在一旁瞧他的反應,他的臉由紅到紫,然后整個脖子都紅透了。我憋著笑跟那欠錢的男人說:“現在是新社會,講法律的,這事兒如果放在古代……算了別說那么遠,往近了說,要是在舊社會,咱也非把你褲襠里那個不安分的玩意割下來喂狗。”我的話引起大家哄堂大笑,同來的朋友中有一個特別愛笑的人,捂著肚子跺著腳大笑。然后,我再慢條斯理地把三萬元現金的欠條丟給他,繼續說道:“××是我表姐,你應該記得你現在擁有的這一切就起源于這三萬元錢。”這個欠錢的男人也是見過世面的,他低著頭在那里不語,也不作任何表示。
 
于是,我們一行人中的專業罵手開始了猶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的辱罵,上至問候欠錢男人的祖宗十八代,包括樹上的猴子,下至未來五千年以后他們家子孫屋后的蟑螂,通通罵了個遍,語言豐富得我都感慨。我觀察著欠錢男人的反應,料想他已經開始妥協,就制止了罵手,跟男人說道:“你說就這么個小事,三萬元嘛,人一輩子誰都要流鼻血的,但誰流點鼻血都傷不了身體死不了人,你是賺大錢的人,為了這點錢,為了這點陳芝麻爛谷子的破事兒,被我們幾個人堵在大街上罵,多不好看啊,傳出去也不好聽,是吧?打人是犯法的,罵人就不一樣了,我可以叫他把你堵在這里罵上個三天三夜,讓你沒法還口。你的時間就是金錢,你是利用一天時間就能賺三萬塊的能人,不是賴著這三萬不還的賴皮,你就當扶貧救困,多補償三萬元給我的表姐,安慰安慰她受傷的心靈,也算功德一件,客串一把活雷鋒,是吧?”這時欠錢的男人抬起頭看著我,思索幾秒后點頭了。他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公司的財務人員,不多久,公司的財務就送來三萬元現金。收到錢后,我把所有的欠條以及他們當年的情書還給了他,還跟他在一起吃了個飯,聊了一會兒。這件事究竟誰是誰非已經無法考證,也沒人在乎了。
p3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金码